<menu id="wmmyc"><menu id="wmmyc"></menu></menu><xmp id="wmmyc">
<menu id="wmmyc"><strong id="wmmyc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xmp id="wmmyc">
    <menu id="wmmyc"><tt id="wmmyc"></tt></menu>
    <xmp id="wmmyc"><menu id="wmmyc"><tt id="wmmyc"></tt></menu><menu id="wmmyc"></menu>
  •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,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,經典短句,及各類搞笑、個性唯美短句.歡迎收藏本站!
    勵志 | 愛情
   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短文學 > 抒情散文 > 文章內容

    思念的源泉:古井 老屋 墳冢

    作者: xiaohonglei 來源: 未知 時間: 2022-05-06 閱讀:
      井水像母親的乳汁,一年一年,在慢慢的減少,甚至面臨斷流的危險。
     
      關注家附近的那口古井已經很久了,從十年前它沒有能力為下游的農田供水開始,我的心就已經發慌了。
     
      我擔心在未來的某一天,那口曾經讓我們引以為傲的古井斷流的時候,我的家人,我的鄉親們會面臨怎樣的生活狀態呢?他們會不會在院子里挖一個大坑蓄積雨水,他們會不會趕著馬、背著桶走幾公里的山路去龍灘取水呢?
     
      答案是絕對的。
     
      為了生存,為了燒心的渴,鄉親們不得不想盡一切辦法、竭盡一切力量去找尋作為生命之源的水。
     
      十年前,或者比十年更以前,記憶中的井不管是晴天還是下雨,每天都會有源源不斷的流出涓涓細流,將它下游的田地浸潤得圓潤飽滿,使得李家的稻谷年年豐收,魚兒歲歲歡愉。不僅如此,還供養著十來戶人家的生活用水。我們用水刷鍋洗碗、洗衣做飯,我們還用水喂牛沖圈,一直從未間斷。就連最干旱的1994年,連續半年沒有下過一次透雨,導致石壩、四隴等地的井都干了,它依然“風采依舊”,依然細水長流,解救著一個又一個缺水的村民。
     
      那時,我們對井是如此的崇敬。每年的正月初一凌晨,在父親的帶領下挑著水桶,總是早早的來到井邊,點香燒紙,然后磕頭,再用水瓢從井里舀上滿滿的兩桶水,歡歡喜喜地挑回家,一是表達對井賜水的感恩之情,再者就是圖個好運。而這些年,我們將水管硬生生地塞進了水井的喉嚨里瘋狂地抽吸著井水不說,在正月初一還忘了對井的祭拜。這些年,我們對于井虔誠的心已經被麻將和撲克所占據,很難騰出時間對井再想起。
     
      當然,對于井的不敬并非是造成它將要斷流的借口,而真正造成最終惡果的卻是我們人類自己。過多的用水浪費,不停的地下開采,才是造成古井將要斷流的理由。
     
      井很老了。老得我只能從上一輩人那里得到口口相傳。母親說,她是吃那口井的水長大的;外公說,他也是吃那口井的水長大的。所以我就妄自揣測井的存在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。都說空口無憑,但事實最能為證了。井是用石頭砌成的,那些扣成方井的石頭鑿痕早在歲月的打磨下都變得模糊不堪了,就連古井頭上的那棵古樹,長得也要我們兩三個人才能合圍住了。
     
      井用甘甜的乳汁無私地哺育著一代又一代的火焰林人民,直到今天也無法考證有幾代人了?裳巯,搬離的人越來越多,可能從井里流出的水越來越少。按理說用水的人少了,蓄積的水應當增多才對,可事實恰好相反,它卻一天天在減少,甚至到現在不流了。
     
      小路的兩頭,一邊連著古井,一邊系著老屋。
     
      我曾經無數次看見過外公來回的走在這條小道上,用雙肩挑著扁擔,顫悠悠的將井里的水一桶一桶的倒進缸里,喂養了我的整個童年。這個場景,一直塞滿我對童年的記憶。
     
      我們的老屋很小很矮很窄很黑,是建于上世紀40、50年代的那種土坯房,上面蓋著的茅草,像是給屋子穿了一層厚厚的衣裳,阻隔著雨水、寒流和陽光。我的外公、外婆和母親就在這樣的房子里生活了很多年。后來父親也成為了這個簡陋的家的一員,再后來我也出生在了這里。
     
      我大概在這個漆黑和狹窄的老屋里生活了約十年的光景,雖然清苦,倒也樂在其中。因為那時一家人隨時都可以守在一起,誰都不曾永久地離開不再回來;因為那時有玩伴和我一起玩彈珠,也捉迷藏,沒有人說不想;因為那時會有很多鄰居串門、親戚來訪,到處情意濃濃。就連喜鵲也愛在門口的大樹上搭窩,燕子也愛在門臉上筑巢。而現在,親人們散在各處,玩伴也不見蹤影,鄰居也不串門,親戚也不來訪。喜鵲無蹤,燕子不再。
     
      后來換了再大一點的房子,可依然還是土坯房,依然還蓋著厚厚的茅草。后來的房子,再伴了我十年的時光,而這十年,卻是我一生中最不平凡的時光。一九九八年,父親在主持建完這棟土坯房后的第四年就因突發腦膜炎撒手而去。為了表達對父親的敬意,我們將早逝的父親葬在了對面表哥家的地里,也好讓父親日夜都能望見這個他花了無數精力和心血建起的家。
     
      二零一三年,年過八旬的外公安詳離世,我們又將他安放在了他生前曾經住過的地方,就是老屋的舊址所在,也好讓外公永遠守護著他一生都未曾離開過的土地、故鄉。
     
      父親和外公都離開了和我們在一起的家,而我們又為父親和外公建了新“家”,只愿他們在屬于他們的“家”里,靜靜安息。
     
      人的一生中一定有很多可以思念的源泉,無論是人是物,只要能夠觸動心靈深處最柔軟的弦,都能夠彈奏出或優美、或悲壯的心曲。
     
      古井、老屋和墳冢,無時無刻不勾起我對家鄉、對親人們無限的思念。
    提示: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,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!謝謝
    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xiaohonglei.com/shuqingsanwen/22574.html
    上一篇:母愛深深,萱草情 下一篇:青澀的戀情,只能藏于夢中

    相關閱讀

    文章列表

    最新消息

    歡迎收藏
    我們的努力,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,請認準我們的網址。
    友情提示: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,請收藏我們網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
    卡一卡二卡三专区,日本妇人成熟A片中文字,善良的么公和熄日本中文字幕
    <menu id="wmmyc"><menu id="wmmyc"></menu></menu><xmp id="wmmyc">
    <menu id="wmmyc"><strong id="wmmyc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xmp id="wmmyc">
    <menu id="wmmyc"><tt id="wmmyc"></tt></menu>
    <xmp id="wmmyc"><menu id="wmmyc"><tt id="wmmyc"></tt></menu><menu id="wmmyc"></menu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