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fn id="tvzdv"></dfn>
<form id="tvzdv"><nobr id="tvzdv"></nobr></form><sub id="tvzdv"><listing id="tvzdv"><menuitem id="tvzdv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
    <address id="tvzdv"><listing id="tvzdv"><cite id="tvzdv"></cite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tvzdv"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tvzdv"><address id="tvzdv"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tvzdv"></form>

          歡迎來到短文學網,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,經典短句,及各類搞笑、個性唯美短句.歡迎收藏本站!
          勵志 | 愛情
         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短文學 > 散文隨筆 > 文章內容

          已經是三十年后了,Jose 終于再次見到和平

          作者: xiaohonglei 來源: 未知 時間: 2021-11-01 閱讀:
           1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已經是三十年后了,Jose 終于再次見到和平。她臉上還是那副若即若離的表情,仔細地端詳著他的銀色頭發,隨著發絲翹起的弧度緩緩移動她的眼睛,像在用眼神將它們涂色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她仍然帶著小孩子的那種固執,好像要把他扒了皮剔了骨看透看穿一樣。當然,她老了,剃了光頭,是為了阻止她發作的時候抓扯頭發。她的身體縮得像個脫水的蘋果,Jose 心想,如果把她的骨頭摞起來,也超不過一只貓的重量。她只占了整張床的六分之一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Jose 把花束放在床頭,游移不定,他不知道如何表示適當的親密。他又轉念一想,她一定不記得他了。他輕輕握住了她的手,和平顫抖了一下,沒有移開。她好奇地看著 Jose,那個眼神像她第一次看到火烈鳥。Jose 感到心臟猛烈地下墜了一會兒,他幾十年沒有哭過了,面對和平,他想把這幾十年的眼淚都用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Jose 要命地抽泣了起來,在他的近乎晚年,和平是他那條河的閘門,一直都是。幾個護士在窗外偷偷端詳著這個外國老人,竊竊私語著。他把臉放在了兩個人的手掌上,痛哭不止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2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和平二十歲,她的媽媽死了,在房間里一動不動地躺了一周,直到尸體的味道傳到走廊。警方判斷她在桌子上踮著腳尖換燈泡,沒站穩摔了下來,剛好磕到旁邊的桌角。鮮血,染著血的項鏈,染著血的玻璃碎片。和平想象著媽媽在那一刻沒死,她從昏迷中醒來,夠不到電話,想念著和平,也許哭了好幾次。她就那樣躺著,直到疲憊和饑餓席卷了她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她總是這么想。媽媽是因為被忽視了才死的。她剛跟和平說,等家里情況好一點了,就一起去看海。廈門,青島,北海,媽媽帶她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和平是在警察局里再次見到父親的。這個中年男人慌了神,他大概才從牌桌上下來,或者從一個女人的身體上下來。他帶著情色的黑眼圈,恐慌地從煙盒里拿煙出來,煙散了一地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和平隔著煙霧看著這個男人。如同警笛的聲音盤旋,往事都回來了。他扇在媽媽臉上的耳光。他在自己脖子上留下的指印。從他太陽穴流下來的血。他手機里陌生女人的私處。他用力地踢著路邊野狗時暴起的青筋。她一步一步走向他,像屠夫逼近一頭畜生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何大川看見了和平,羞愧的眼神一閃而過,他第一次垂下了眼簾,轉身跟警察說起話來。和平蹲下身撿了地上的一根煙,在她父親的面前緩緩吐出了一個煙圈。你欠我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3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Jose 第一次在人群中看見和平是在印尼的火山上,她看起來實在太小了,似乎還沒成年,穿了一身黑色。她的眼睛之間的距離很寬,向上吊著,想起了電視上放過的“花木蘭”,她看起來也像那樣堅硬的女孩兒。人群在等待日出,她是一個人,縮在一個角落瑟瑟發抖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Jose 在旁邊買了兩杯當地人用紙杯裝的速溶咖啡,遞給了她。故事就是從這里開始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和平住到了巴塞羅那,Jose 給她辦了學生簽證,在學校旁邊的湖畔給她租了一間小房子。他每周來一次,給她帶來零花錢和從中國超市買的食物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和平幾乎從不出門,她關在房間里沒日沒夜地看西班牙電影,她最喜歡的是佩德羅·阿莫多瓦,Jose 只見過她的一次哭泣,是在看《關于我母親的一切》的時候。Jose 抱著她,想起小時候把一只蝴蝶放在手心,它的翅膀時不時扇動著,他想象著黑暗里那只恐懼而脆弱的生物。和平讓她想起那只蝴蝶,驚人的美麗,驚人的……易于殺死。
          提示: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,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!謝謝
  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xiaohonglei.com/sanwensuibi/18880.html
          上一篇:一路上陳舊擁雜的街景漸漸切換成獨棟公寓 下一篇:“你知道外公外婆怎么評價你嗎?說你是冷血動物!

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文章列表

          最新消息

          歡迎收藏
          我們的努力,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,請認準我們的網址。
          友情提示: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,請收藏我們網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
          校花用小嘴在我胯下吞吐
          <dfn id="tvzdv"></dfn>
          <form id="tvzdv"><nobr id="tvzdv"></nobr></form><sub id="tvzdv"><listing id="tvzdv"><menuitem id="tvzdv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vzdv"><listing id="tvzdv"><cite id="tvzdv"></cite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vzdv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tvzdv"><address id="tvzd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vzdv"></form>